沈浅人

曾许诺

人物属于p大!
ooc属于我(*/∇\*)
剧版结局疼得我要死了。
祝大家食用愉快鸭!


“沈巍,原来你酝酿了这么久啊。”

赵云澜痛苦地蜷缩在地上,只觉得是钻心的疼痛,他甚至听得见自己胸腔里砰砰跳的声音,密密麻麻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当他看见林静他们出来时,心中便有了几分可怖的猜测,却仍是抱着那一点可怜的念想,带着那么些许隐秘的希望,艰难的开口。

“沈巍呢?”

多可笑啊,他还眼巴巴的盼着,盼着那个君子端方的人啊,可以微笑着回答他。

“赵云澜?”

他看见了地君殿摇摇欲坠的房顶,看见了夜尊承受痛苦而无以解脱身影,看见了这个世界之下永不得光明的黑暗。

空间剧烈的扭曲起来,赵云澜只觉得眼前之景都模糊了一般,耳边是难以抑制的嗡鸣,他躺在地上,迷迷糊糊的竟想起他们的第一次遇见。

龙城大学的初遇是他的初相见,却是沈巍的久别重逢。

他到现在都能清楚的记得沈巍当时穿着整整齐齐的长袖白衬衫和马甲,手臂上戴着袖箍,衣领间矜贵的别着领扣,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

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一根弦,被人不轻不重地拨动了一下,并不激烈,余音却能绕梁。①

赵云澜躺在地上微微的扯动嘴角,来不及露出一个笑,就低低的咳嗽几声,一抽一抽的牵连着体内的伤,于是又从嘴角边流出几丝鲜血。

夜尊...是死了吧。

赵云澜无端地觉得有些委屈,他还没来得及对他说出自己一直以来隐而未明的心意。他赵云澜不傻,他当然知道有些时候沈巍看他的眼神意味着什么,可他就是想逗一逗他,看着这个温润如玉的人偶尔被气的跳脚,看他露出点不一样的神色。

他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的大美人了。

赵云澜觉得自己像是跌碎了虚空,不然他怎么会看见他黑衣黑袍的小鬼王,是那样郑重的对他笑着。

赵云澜躺在地上,眼角划过细不可查的泪水,一点一点地流下了一条蜿蜒的泪痕。他轻轻闭上了眼,就像是明白了什么,嘴唇颤抖良久,说不出什么,只是带着一丝丝的哽咽。

“沈巍。”

空空的地君殿里仿佛死寂了一般,留下一串咕噜噜的声响。

在黑色的地板上,那一抹琥珀色是那样的显眼。

赵云澜用力的撑起手臂,小心翼翼的捡起了那个琥珀色的圆形吊坠。这个吊坠,他曾不止一次见过沈巍悄悄拿出来,用手温柔的摩挲, 神色间是藏不住的绮绻与满足。

他也探究般地问过,而沈巍总是支支吾吾的分散话题,最后实在掩不住了,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的。”

话还来不及说完,耳尖就泛起了隐秘的红。

赵云澜不知怎么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总觉得前面有什么等着他,想让他发现,又想让他不发现。

吊坠里面藏着的不过是一张再简单不过的糖纸。

甜吗?当然甜。

“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沈教授,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这个世间啊,山海相接,巍巍高山,延绵不绝,要不然你就叫做,沈――巍。”

“你说你那么好,叫我怎么舍得放手。”

“我跟他有这宿命的缘分,哪怕相隔千里,也仿佛是在咫尺之间。”

过往相处的一幕幕,在这个时候仿佛变成了最甜蜜的毒药,刀刀割人心肺,让人忍不住想嚎啕大哭一番。

恍然间回神,是林静那张焦急的脸,赵云澜木然地被林静扶着往前走,地星已经快崩塌了,四处都是抖落的碎石与坍塌的建筑。倘若再不行动...就真的来不及了。

赵云澜脚下一个趔趄,连带着林静倒在了路边,林静很是焦灼的安顿好他,转头回去寻找特调处其他人。

赵云澜手里死死的拿着镇魂灯,脑中走马观花的闪过了他这半辈子的生活,他这一生啊,想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是遇见了最好的兄弟,承担着一份傻逼一样的责任。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他乐意。

只是想不到他还有这荣幸,能为天下大任献出这苟延残喘的生命。

当心中极致的苦楚尝遍了后,身体上的痛苦似乎也算不了什么。身体各处就像是被千万根细针密密麻麻的扎了一般,又像是烈火焚烧蚀骨,最后被一点一点噬掉了灵魂的感觉。赵云澜几乎疼的蜷在一起,面容抽搐,而这时他几乎还能扯皮的想着。

“幸好不是沈巍啊。”

沉寂已久的镇魂灯,终于在此刻,慢慢的燃起了一丝的火花。接着,那一抹艳红越燃越亮,悲悯的照亮了那永无止境的黑暗。

“四柱镇四方,天倾西北,昆仑封字...”

赵云澜从混沌中挣脱开来,剧烈的疼痛让他神智诡异的清醒,而越是清醒,疼痛便愈加的明显。

看清楚眼前的人后,赵云澜更是忍不住屏住了心神,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痛到极点后的幻觉,就算是,他也愿意放纵这最后一次。

是沈巍。

他仍然穿着他们第一次的遇见时的白衬衫与马甲,手臂上戴着袖箍,衣领间矜贵的别着领扣。他就站在哪里,一如从前般,温柔的看着他。深深的眼神里是再不掩藏的爱意。赵云澜突然有些难过的想落下泪来。

“你来了。”

“我们赌一赌?”

“我们无论过了多久,都会再见。”

赵云澜从没有见过沈巍的眼泪,即使他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守候了那么多年,那一刻,赵云澜心里像是被什么轻轻敲了一下。似乎周身的疼痛都减轻了些。

“好。”

有什么办法,他可舍不得看见美人哭。

得到许诺,沈巍欢喜的笑着,是真心实意,确确实实的笑着,一如万年前,得到糖的小鬼王般。

他们从来都没有变过。

赵云澜不敢露出过多的表情,生怕露出几分端倪,就会被沈巍发现。如果那样,沈巍会多心疼啊。沈巍不止一次告诉他要明白生命的贵重,要保护好自己。可是若连自己心尖之人都保护不了...那又能怎么办。

他的沈巍还有希望的未来。

赵云澜静静的看着沈巍,似是许下了什么郑重的承诺。

即使不能继续守护你,那我便替你守护你的世界。

哪怕永生永世,生生世世,受尽业火焚烧之苦,哪怕永世不得超生,哪怕他们彼此再无后来。

吾往矣。

从此之后。

山河永镇,天南一方。




①是p大镇魂的原句!引用一下
我爱他们!

寝室回来随手一抽
果然努力学习就有五花
……

在一啪啦三花聚顶之后。
我终于出了人生第一个四花。
液。